热爱睡觉和做梦

65/零碎

*表达是廉价的,在社交媒体发表言论成本很低。与此对应的是上网冲浪的成本变高,因为时间会被耗在无意义的信息上。有必要保持与世界的距离,但退出互联网世界会遗漏一部分想知道的事。如何把握这个度呢。


*之前觉得输入是件特别好的事情,通过各种渠道接触更多想法从而慢慢沉淀。最近意识到一味输入而不输出等同于偷懒。输出是痛苦的,要有榨干自己的勇气和能力。相比起来,疯狂输入就是在逃避。


*“做爱的奴隶和做xx的奴隶没有什么区别。”我不同意。爱和大自然在我心里始终占据同样高的地位。被爱奴役的人是爱的信徒。


*独立思考与赤诚是矛盾的吗?我对“赤诚”的概念并不明晰,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。


*像我...

最近老是梦见省实的班级,形式各种各样。譬如昨晚梦见初中大家参加自选课考试,我选了个类似雅思口语的东西。地点在废弃的工厂,沿着铁皮墙边斑驳的楼梯爬到三楼,整个年级的人都在。先上台的同学在老师面前唱了一首101的主题曲。考完之后发现考前一小时更新了选考科目,我本应该去考羽毛球的。

因为莫名其妙的梦崩溃了一天,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以把我击碎得这么彻底了。又研究了半天纹身,想象发散到平行时空。又有什么对于我能有生命一样长久的意义?爱与生活?失去了也不用洗纹身了,直接自杀就好,还挺方便。意义很无趣,无意义才需要庆祝。她想好了要纹什么,我问,她说没有想好表现形式。哇哦。

翘掉了数学课的晚上拉着他去听北极猴的演唱会。门票已经售罄,在门口等了一会。向老板卖萌撒娇,他在开场前终于答应放我进去,我说“可不可以带上我男朋友”。


舞台前是vip区,中间有一排空着的座位,后方是普通票。地板上放着小垫子,我们在中间挨着坐下。


乐队入场了,全体起立欢呼。第一首歌是fireside,背后的墙上投影出了歌词。我站起来,傻呆呆面向舞台。他两只手搭上我的肩,我以为他要把我转个一百八十度。结果我们面对面时他停了下来,认真看着我,一言不发,然后闭眼吻了下来。嘴唇柔软。时间停滞,我闭眼又睁眼,吻了好久。

真诚而直白的赞美是多么可爱!你今天真好看,我喜欢你的耳环和裙子,你笑起来好甜,我好喜欢和你待在一起的时光。越来越喜欢和坦率的人一起玩啦!

惊觉我的月亮湾陪我快五年啦,谢谢你。

也感谢这么长时间默默陪伴的友邻们 ^ ^



用过最长的ID是「彻不了」,头像是重庆森林的阿菲。

写得最多的还是生活吐槽/暗恋手记/杂七杂八的梦/自我鉴定 XD

普鲁斯特问卷/18岁

__1.__What is your idea of perfect happiness?

和特别好的朋友一起玩。

__2.__What is your greatest fear?

放弃思考,随波逐流。

__3.__What is the trait you most deplore in yourself?

Procrastination.

__4.__What is the trait you most deplore in others?

盲目自大。

__5.__Which living person do you most admire?

__6.__What...

64/太羞耻了但还是要写!

过山车登顶时我们把暴雨后苍白的天空踩在脚下。云很厚重、压着天际线,漏出来的阳光被高楼割裂。深圳的楼和广州的没有什么分别,但我打心底觉得疏离。天旋地转,我叫不出声,迷糊地问你失重和超重的区别。你认真回答了,声音被风声阻隔,我没有心思听。


是什么时候开始游离在真实和梦幻边缘的?闷热的空气击中我。我手短够不到安全带,你探过身来帮我扣好,手背划过我大腿肌肤。鬼屋里我吓得一把抓住你的手,冷静下来之后脸开始烧,牵着也不是、松了更心虚。旋转飞机载着并排趴着的我们飞起来转圈圈,我悄悄端详你闭眼吹风的样子。你面部线条变得硬朗了,头发也和我的一样长了,睫毛微微颤动着,很憔悴。我们都走到了稀碎挣扎的阶段,用不...

又一次和电梯过不去,电梯停在半层楼的位置,隔一层停一次。三个男生探出门试图把电梯推回去(莽夫行为),还好没有受伤。


后来和一个不记得是谁了的朋友一起,别人来找我的时候他/她说“dyq今天水逆三次了你们别惹她了”。剩余两次也是关于人身安全的意外,具体是啥不记得了。


和静静在一个昏暗的场地拿一台黑色的mbp一起看创造营,为牛超和姚琛尖叫。


小可爱为了安慰我给我挑了两对耳环,一对是朱红色的小球吊坠,一对是冰蓝色的链子。看到的人说,这么好的姑娘一定会被爱的。我说她已经拥有汹涌的爱啦。


还梦见了一向对我很好的某位男士,但忘了他干啥了。

一切回到了高中,学弟坐在和我同大组的最后一排,没有同桌。下课后大家依然坐在位子上复习,我从前排挪到了倒数第二排和焜同桌。最后一遍铃响后我发现学弟的电脑贴和我一样,于是就搭上了话。他说他是学应用数学的。我们聊到女生宿舍门口分手,回到宿舍看见老爷在搞卫生。

1 / 12

© moondrifter | Powered by LOFTER